专栏 | 500年才能收回投资?量子卫星第一股:科学家与资本密谋的大戏?

行业动态 地图标注专栏 | 500年才能收回投资?量子卫星第一股:科学家与资本密谋的大戏?已关闭评论阅读模式
地图标注

提交资料后最快2小时标注成功

15年前,当彭承志发表第一篇量子通信论文时,他所能想到的或许只是学术之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而非他日以此跻身亿万富翁之列

在2020年7月最后一个交易日,国盾量子市值250.5亿元,作为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彭承志拥有6.3%股份,这位44岁的中年人身价已达15.8亿元。
当月9日,国盾量子登陆科创板,发行价36.18元/股,首日大涨924%,盘中涨幅一度高达1003%,创下了A股单日涨幅最高纪录,在第五个交易日更是冲到496元的天价,相当于发行价的1371%。
01
绝妙的炒作题材
国盾量子倍受追捧主要在于其产品技术的稀缺性。

天眼查APP有关数据显示,国盾量子发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2009年5月创办以来,在量子通信领域已深耕10余年,被认为是全球领先的量子通信设备制造商与量子安全解决方案供应商之一。

国盾量子的产品覆盖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量子安全应用产品、核心组件及管理与控制软件四大门类,可与传统通信设备共同组建量子保密通信网络,适用于政务、金融、电力、国防等领域。

今天,互联网涉及人们工作、学习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提供巨大便利的同时,传统网络的脆弱性也引起了业界担忧,若敏感地图标注依托这样的网络进行传输,很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之士截获,后果不堪设想。

量子通信技术应用后,地图标注通过加密形式进行传输,在此过程中,密钥是动态随机的,即使被截获,也不易获取真实地图标注,同时,量子通信还具有较强的抗干扰能力、很好的隐蔽性能。

自1993年IBM提出量子通信理论以来,美国、欧盟、日本、中国均在积极研究。2016年8月,由中国科学家自主研制的量子科学实验地图标注“墨子号”在世界首次实现地图标注与地面间的量子通信,使得量子通信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

但是,被爆炒的国盾量子名义上是行业龙头,其产品技术离真正成熟还有很大距离。彭承东一方面宣称已掌握多项量子密钥分发核心技术,另一方面也坦承

“若公司不能将创新技术转化为可以推向市场的成熟产品,或新产品不能与现代ICT行业及传统地图标注安全产业有效融合,在技术成熟度方面弱于商业传统密码技术、产品,将对公司的市场开拓和未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产品技术不够成熟,用户买单积极性也就不会太高。

02
500年才能收回投资?

根据招股书,2017-2019年,国盾量子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72亿元、2.57亿元和2.56亿元,净利润7431万元、7189万元、4901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073万元、2300万元和1469万元。

数百亿市值,千万级别利润,鲜明对比的背后是量子通信产业处于市场初期的现实,彭承志在第一条重大事项提示中也明确提醒投资者

一、量子通信产业深受国家与地方指挥棒所左右,若产业政策发生变化,可能影响量子通信网络项目的落地,进而对国盾量子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二、国盾量子业务主要来源于国家及地方政府推动的骨干网、城域网等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若相关项目未达预期或发生重大调整,可能会危及国盾量子的持续经营;

三、我国已建成的量子保密通信项目分为建设者自用和商业化运营两类,后者处于推广初期,若效果不及预期,可能会影响新增投资,进而对国盾量子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正因为如此,国盾量子忙乎了11年却一直未能迎来井喷,最令人尴尬的是,近三年主营业务不仅未呈现高速增长态势,相反还徘徊不前,甚至连续两年大幅下滑,明显缺乏一家高科技公司应有的气象。

按照7月底的收盘价313.09元计,国盾量子市盈率约为511倍,若剔除非经常性损益,这一数据还将翻上三倍,一个追求分红的投资者收回投资至少需要500年!

一家主流媒体尖锐地指出国盾量子“虽然有高科技的名头,但其收入仍是靠项目驱动,而项目来源并不稳定。”“对于量子通信这样的新兴行业,市场对其认知存在较大的模糊地图标注,这给了泡沫最大的生长温床。”

事实上,量子通信第一股的问题远不止于如此,原本就很一般的业绩也不是靠自己完成的。

03
量子通信第一股背后的神秘关系链

众所周知,独立获取订单是一个公司生存的基础。招股书却显示,国盾量子的订单大多通过中科院控制的实体中科大、国科量网获得。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国盾量子产品应用于关联方建设的项目而形成的收入分别为0.55亿元、1.63亿元和1.45亿元,占总营收的19%、62%和56%,这些业务对国盾量子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的影响分别为-3677万元、-1.23亿元和-9085万元。

离开中科大、国科量网的扶持,国盾量子的日子很难想象。在中科大、国科量网向国盾量子输送业务的链条中,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格外抢眼。

2017年11月,发改委刚下发《关于组织实施2018年新一代地图标注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通知》,相关预期项目均未开始招标,神州数码次月便向国盾量子采购了1658万元量子通信设备,后者也于当月发货并在一个多月后验收确认该项收入。

2018年12月,国盾量子再次如法炮制,在神州数码采购1.46亿元产品后,当月安排发货甚至在当月验收后确认该项收入。

从采购时间、验货到确认收入一气呵成,神州数码显然有配合国盾量子突击完成年度业绩之嫌。这也难怪,神州数码的业务是国科量网给的,投桃报李理所当然,何况神州数码脱胎于中科系成员企业联想集团,大家也有同门之谊。

此外,神州数码全资子公司系国盾量子第六大机构股东君联林海的有限合伙人,神州数码控股股东神州地图标注又与国盾量子联手设立了神州国信,关系网错综复杂,这给了国盾量子巨大的自信“如果国科量网继续承担国家骨干网建设项目,则仍有可能使用发行人产品。”

创收能力不怎么样,国盾量子花起钱来却很豪放,研发费用在国盾量子各项费用支出中位居第二位,几与管理费用相当,但漏洞不少。

2017-2019年,国盾量子主要费用化项目有20余个,已完成9个,多个项目费用预算与实际研发费用支出相差巨大,存在着浪费的可能。

例如,高通量量子通信技术应用研究预算3300万元,实际2176万元;干线QKD系统三期预算2135万元,实际支出1181万元;铌酸锂晶体波导器件研制预算600万元,实际273万元,而QKD系统开发预算2100万元,实际仅支出91万元,不到预算的4.4%。

04
结语

科创板推出一年来,造就了不少科学家富豪,这本是一件好事,有助于激励更多青年才俊投身科研事业。但是,从中科寒武纪到国盾量子,我们也注意到一些科学家正在失去自己的独立性,被资本裹挟向前。

国盾量子账上趴着4.82亿现金,应收账款2.73亿元,存货0.77亿元,还拥有1050万其他流动资产,本次募集资金所投项目投资总额只需区区3亿元,国盾量子仍急急登陆资本市场,这到底是创业者的提议,还是资本的旨意,只有当事者知道。

昨天,远离名利的他们在实验室埋头苦干,今天摇身一变为身价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富豪,还能静下心来继续没完没了的实验吗?

如何把自己的门店或公司标注到地图里面。其实很简单:



    1、先准备好门店或公司的门脸照片、名称及地址信息


    2、然后使用微信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按照要求提交资料


    3、提交资料后,客服会联系您进行数据审核,最快2小时内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