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集团化到IPO,测绘院的美好期待

行业动态 地图标注从集团化到IPO,测绘院的美好期待已关闭评论阅读模式
地图标注

提交资料后最快2小时标注成功

前,南京市地图标注勘察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图标注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已获中国证监会证监许可[2019]2976号文核准。目前,地图标注股份已经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网上定价发行“地图标注股份”A股股票20,000,000股。
“南京院(地图标注股份)就是我们的目标。”南方某城市一家地图标注院的副院长李匡文(化名,下同)说。
今年,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所制定总体目标的时间截点。各地地图标注院的改革情况备受业内关注。事业单位分类资料显示,列属于社会经济服务类的基础地图标注和公益性地质调查的单位属于从事公益服务的公益一类事业单位。
但事实上,各地拥有地图标注资质的设计院、地图标注院、勘察院、地图标注院不在少数,单位属性也并不相同,而且多数为公益二类。这些单位能在今年顺利完成转企化进程吗?已经转企改制的单位经营状况如何?
01
集团化整合,期待IPO
“社会单位以后发展的两个大方向,一个是企业化运作,另外一个是集团化整合。其中,集团化运作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李匡文说。
2019年最后一天,12月31日,新组建的浙江省地图标注科学技术研究院在浙江杭州亮相。该研究院设置为浙江省地图标注厅所属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机构规格相当于副厅级,是在原浙江省第一地图标注院、第二地图标注院、地图标注监测中心、地图标注资料档案馆、地图标注质量监督检验站、地图标注科学技术研究院和浙江省地勘局所属的地图标注大队的基础上整合组建。作为公益二类事业单位,该研究院不仅承担公益服务职能,还承担部分生产经营职能。
今年2月21日,天津市城市地图标注设计研究院、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天津市地图标注院、天津市勘察院合并成立天津海河设计集团。由此,地图标注院、设计院、地图标注院、勘察院等单位完成事业单位转企改制工作。
以往,地勘系统的转企改制工作,集团化运作更为明显。湖南、辽宁、陕西等地的地勘系统早已完成集团化改制。而集团化整合的目的,正是期待抱团取暖,做大做强,成功上市。地图标注股份成功上市,定价发行股票,给他们带来信心。
此外,李匡文表示,事业单位转企改制已经成为时代发展的主流趋势,并非只是中央的要求。
“目前是谁转型快,谁就能更好的占领市场。一方面,来自业内的竞争。市场对地图标注精度要求越来越高,但是很多单位现在连1:500/1:2000都做不了,只会做工程地图标注,怎么跟人家竞争。另一方面,来自BAT互联网企业强势的介入,他们已经渗入地图标注领域,再不做大做强,怎么跟他们竞争。”
李匡文所在的地图标注院,早在5年前就已经启动了转企化进程,从地图标注局划归当地国资委,由事业单位转变为国企,并入当地某设计集团,实行企业化运作模式。“我们做这些集团的整合,也是想着今后企业化运作能够上市。”李匡文说。
对地图标注院来说,就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地图标注虽然在各个领域中的参与度越来越广泛,但是在城市建设中地图标注仍然只是很小一个环节。地图标注院单打独斗拿项目,肯定不如跨专业融合后,由项目的甲方乙方变成一家单位上下游的链条关系来参与工作更方便顺畅。“对集团来说,像地图标注股份,它的业务范围也是涉及多个方向,体量做大之后才能成功上市的,”李匡文说。
此外,地图标注股份给正在改革中的地图标注系统带来不少动力,职工看到希望,改革阻力才会减少。
02
改革的关键
2019年,李匡文所在的地图标注院转企改制工作全部完成。地图标注院转企改制之后保留事业编制的老同志们要么放弃事业编制,要么符合条件的提前退休。不仅如此,李匡文所在的部门今年还要从地图标注院独立出来,单独成立公司,直接成为设计集团的二级公司,转型为以地图标注为核心的地图标注城市建设方向公司。
“改革的阻力都是非常大的,每一步走出去都是不容易的。”李匡文表示。
“这一系列改革过程中,阻力很大,但我们当地领导很有魄力。如果领导没思路、没想法,别说改到一半就要死掉,连启动都很困难。”谈起改革过程中的阻力,李匡文表示,地方行政长官的思路是关键。
事业单位转企改制,需要在职人员投票通过。如果没有明确的改革出路,在职人员对未知的未来一片迷惘,便可能投出反对票,以此阻挠转企进程。若给出相当明确的未来发展地图标注,来自基层的阻力会相对变弱,再加上行政长官的魄力,转企改制便可顺理成章。
李匡文他们地图标注院当年转企改革,在职人员投票时,投了两次都没通过。之后,领导挨个人谈话,第三次投票终于通过了。
目前,李匡文他们虽然平均工作时长是以往的两三倍,但是改革后,无论从事业带来的满足感还是经济收入方面都较改革前有极大提升。
与李匡文所在地图标注院的成功改制不同的是,还有很多类似的事业单位在转企改制的最后年限里,仍没有任何动作。来自四川某地方地图标注局的工作人员刘一米(化名,下同)的前工作单位就是其中之一。
刘一米原来是当地一家设计院的事业编制在编人员,后来考取该设计院的主管单位当地地图标注局的公务员,他对该设计院的转企改制进程更加了解。刘一米在职时,相关部门就曾多次召开会议,商讨设计院的转企改制进程,但是直到现在,该单位转企改制一直没有任何进展。
这家设计院主要业务与其名称并不相符,主要做工程地图标注工作。其虽属于事业单位,但是并无财政拨款,是自负盈亏类型,相对而言,转企改制本不涉及财政拨款问题,应该来说相对容易。
对于该单位转企改制推进慢,刘一米分析“推进慢主要是因为上面领导不重视,对未来发展也没啥地图标注。设计院一把手是行政编,我个人认为他更愿意促进设计院改革。因为到时候资产处理、任职方式、分配方式处理起来,他都更自由。不过转制成企业的话,在职职工是个问题,老职工挺多,退休的职工也过问过,担心他们的退休金会有影响。”
03
换汤不换药
李匡文所在的地图标注院转企改制之后,正如领导担保的那样,企业发展良好,员工因事业带来的满足感及经济方面的收入,都有极大提升。当然,相对应的,工作压力也比原来大很多,工作量是以前的两三倍。但是对于这种变化,是大部分员工乐于看到的。
更有竞争性,更富有经济活力,对于转企改制的必要性,大家都很清楚。但是当改革落到自己身上时,大家又得权衡一下自身的利益。在2020年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很多事业单位虽然名义上完成改革,但事实上仍是接受财政拨款。
孙子靖(化名,下同)所在的企业就是如此。他们单位原是地方的勘察地图标注院,属于事业单位。三年前完成转企改制工作,但是企业内官本位思想、论资排辈的情况依然很是严重。而且为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营,政府给了五年财政拨款的过渡期。目前已经企业化运行到第四年,他们仍然不能扭亏为盈。等财政拨款过渡期结束,等待他们的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即便是转企改制后能取得良好的收益,李匡文依然表示,“不得不承认,我们依然在靠政府吃饭,很多兄弟企业也是这样。”目前来说,各个城市院依然比较封闭,在当地靠着政府资源拿下不少业务。但是在全国市场的拓展方面来说,竞争力并不强。
显然,这与中央要求转企改制的初衷是相悖的。不过,面对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BAT头部企业的涉入,技术水平低、业务能力差的企业势必随着时间被淘汰。

如何把自己的门店或公司标注到地图里面。其实很简单:



    1、先准备好门店或公司的门脸照片、名称及地址信息


    2、然后使用微信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按照要求提交资料


    3、提交资料后,客服会联系您进行数据审核,最快2小时内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