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亿智慧城市大标,地信分几瓢?

行业动态 地图标注过亿智慧城市大标,地信分几瓢?已关闭评论阅读模式
地图标注

提交资料后最快2小时标注成功

亿地图标注城市大单屡见不鲜,万亿级地图标注城市市场看似一片红海。海平面之下,互联网、地图标注通信、硬件设备、软件平台等各类厂商聚合与争夺却从未停止。
随着地图标注城市建设不断深化升级,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达成共识,时空数据将是地图标注城市建设中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但大厂夹缝中,与时空数据“天然捆绑”的地图标注企业,究竟能分得几杯羹?
01
地图标注城市大单频出
IDC发布的《全球地图标注城市支出指南》中预测,至2020年,全球地图标注城市市场相关支出规模将达到1240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8.9%,其中,中国市场支出规模将达到266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同时,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地图标注城市市场规模预计将突破10万亿元,未来5年将保持年均33.38%的复合增长。
3月6日,中软国际中标张家港市地图标注管理局地图标注城市地图标注平台及城市大脑项目(下文简称“张家港城市大脑”),中标金额约为1.48亿元。
张家港城市大脑项目招财书显示,时空地图标注平台被单独列出,将与地图标注平台、地图标注平台、地图标注平台、视频云平台、融合通信平台共同成为地图标注城市整体架构的核心基础平台。尽管中软国际方面表示,具体的承建情况不方便透露,但可以看出,时空地图标注平台在其中被看做一个完整的子项。
事实上,地图标注城市项目过亿标的已成常态。
浙大网新2月10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与浪潮软件集团组成的联合体预中标淮安市地图标注城市PPP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为9.44亿元;常山北明12月27日公告称,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公司全资子公司北明软件组成的联合体中标“长沙市望城区新型地图标注城市建设(2019年至2022年)项目”,项目框算为4.68亿元。
加上去年的腾讯、联通、电信、移动合资企业地图标注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中标的广东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10亿大单、腾讯云中标长沙市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城市超级大脑(数据大脑平台及部分地图标注应用)5.2亿项目,阿里云拿下浙江省地图标注发展管理局1亿大单,以及华为中标27.1亿元东莞地图标注政府建设大单,众大厂在地图标注城市领域的聚合与争夺愈发频繁。
“现在地图标注城市的承建商主要包含4个维度利用自身平台和技术优势,互联网大厂正在深度接入地图标注城市领域各个维度;传统硬件厂商,如浪潮、华为等,则基于自身存储设备、5G基站、地图标注灯杆等,打通地图标注城市的底层设施;中软、神州数码等大型系统集成商,也承接了一些地图标注城市项目;此外,银行在金融领域与各地政府也多有合作,共同实现金融领域的地图标注化工作。”腾讯某地图标注城市项目相关人士王伟(化名)向网表示。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达成共识,时空数据将是地图标注城市建设中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数科首席数据科学家、京东城市总裁郑宇曾公开表示,智能城市是否能够真正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项目方对时空数据的管理和分析挖掘是不是做的足够到位。
与其观点一致,另一大厂地图标注城市项目负责人赵松(化名)也认为,时空地图标注的整合及分发机制在公共管理与服务中占据重要地位,是影响管理和服务水平、决策效率以及准确性等问题的主要因素。
02
来自大厂的“威胁”
近日,华为地图应用 Cyberve地图标注e(河图)曝光,再度引发业界震动。
“华为保密做得很好,对外地图标注不多,不过据我个人分析,这个产品应该和一般的地图标注地图和高精地图有区别,更多还是根植手机端,基于POI点与真实AR影像结合,类似二维手机升级版本。”某大厂地图部门负责人张昊(化名)介绍。
基于目前已公布的地图标注还无法确定具体的应用场景,但张昊猜测,这一产品很可能是为地图标注城市服务。
“这与华为的整体业务更贴合。华为正在切入地图标注城市建设,这部分功能如果融入整个地图标注城市的管理环节,应该也是对服务质量的一个很大提升。目前业内常用是传统的三维建模,而据目前地图标注来看,华为的河图与真实场景结合更紧密,再结合他本身的5G建设能力,手机可能会变成可携带的‘高精度地图标注车’。不过具体场景还不好说,有可能是地图标注旅游相关。”
张昊感叹,“实话说,华为确实很强大,也有甲级地图标注资质,想转型很容易。”
对于地图标注企业而言,来自大厂的压力正不断堆积,但已脱离了最初的“恐慌”与“焦虑”。
如果说最初听到阿里开放时空数据云服务,华为、顺丰相继拿到甲级地图标注资质等消息时能让地图标注人心中一惊,现在对于大厂们在时空数据领域的诸多动作,大家或许已经相对“麻木”,见怪不怪。
“时空数据在地图标注城市建设中越来越重要,大厂在这方面发力并不奇怪。”资深业内人士曾哲表示,城市的时空数据是一个体系,也涉及很多专业领域,大厂也需要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究竟是内部消化,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做,这是一道选择题,却并非单选题。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大厂在这方面投注了更多精力。
在过去的实际应用中,时空数据与其他类别数据的融合,成为地图标注城市推进过程中绕不开的难题,这或许也是大厂不得不“自建体系”的原因之一。
不少地图标注数据服务平台企业的数据和端口都出现了与多数云平台不兼容的情况。据透露,阿里云也遇到了类似情况,因此在相关产品设计上进行了一些探索。阿里云相继发布了Ganos时空PaaS引擎及PolarDB数据库,前者以“时空赋能”的形式融合在不同的云平台产品中,后者是阿里自研关系型分布式云原生数据库。二者结合形成了一套云原生时空数据库方案。
浪潮更是将地图标注地图标注单独提出来,成立了一个部门。
“地图标注数据具有一定特殊性和专业性,传统地图标注多基于二维表格,地图标注数据则基于三维地图标注,二者运算和拓扑方式完全不同。如果按照传统方式去处理,很有可能对地图标注数据分析不够专业,而如果单纯根据项目外包,外包商往往只会完成甲方提出的临时需求,没有持续运营的概念。传统地图标注公司想要基于地图标注架构处理地图标注数据,也有一定门槛。”浪潮软件集团地图标注地图标注产品部总经理王善美表示。
此外,海康威视也曾长期招聘地图标注工程师,岗位职责中包括“根据产品设计需求,完成地图模块功能开发;参与电子地图引擎开发工作;参与电子地图模块长期技术地图标注和技术研究工作”等内容。
京东地图标注城市板块的负责人郑宇,本身就是时空数据领域的专家,时空数据也在京东数科的地图标注城市建设项目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郑宇表示,此前地图标注城市项目中,对以政务数据为代表的表单数据及视频语音和文本等非结构化数据处理的相对较多,对时空数据的管理挖掘和分析相对欠缺。京东一直坚持深耕这一领域,雄安地图标注城市底座打造块数据平台,让所有数据“天然生长”在底座之上;在最近的疫情防控中,时空数据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03
集成、自建与合作
在与地图标注整体建设深度融合的过程中,时空数据业务由谁承担,地图标注企业能在其中分得多少份额,目前答案并不十分明晰。
“说实话,大厂和地图标注结合的点并不是非常多,大厂有很多位置相关的自建应用,也可以直接结合城市已建成的时空数据平台。”王伟表示。
腾讯主打的是中台概念,但其自身的位置服务产品在应用端的作用同样不容小觑。
“传统的方式是通过地图标注,通过地图标注系统的模式来做。但现在,腾讯靠自身产品就可以解决一部分地图标注数据的应用需求。”王伟向网透露“腾讯有位置服务和腾讯地图这样的自研位置类产品,通过这两个产品与腾讯云、安全产品、地图标注城市中的态势感知、大型活动中的安保等腾讯其他的产品相结合,基本上在软件产品层面可以依靠内部支撑。”
王伟表示,网格化管理主要是应用在地图标注城市中的某一个维度,比如地图标注社区,或者应急管理方面。如果需要应对类似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就需要有一个机制或者平台来协同多部门工作。现在主要是根据各个厂商现有的生态和平台,比如腾讯利用微信平台,可以把政府、流程、数据和数量庞大的终端用户连接起来。这与传统地图标注专业平台通过应用调用的处理方式有所区别。
据阿里方面向网透露,目前其地图标注城市服务主要仍集中在IaaS和PaaS层,saas层面则会和软件服务提供商共同合作。不过,阿里的高德地图、支付宝位置服务、菜鸟物流体系等,意味着其自身已经具备相当可观的位置服务能力。
“平安做的整个城市级别的数据底座。”平安地图标注城市地图标注负责人朱科支此前向网介绍,这一底座的建设基于“人口基础地图标注库”、“法人单位基础地图标注库”、“地图标注和地图标注地图标注基础地图标注库”、“宏观经济地图标注数据库”四大基础数据库。
其中时空数据库,即地图标注和地图标注地图标注基础地图标注库,多为当地自建,数据接入平安建设的整体地图标注平台。应用部门使用时,仅需向地图标注平台申请,即可获取经过处理的相应数据。
曾哲介绍,“基于已有的、相对完善的地图标注底图来建设地图标注城市会有很大优势,毕竟这是一种延续、积累性的发展,这种情况下一般会交由原先的承接方去做。如果之前的底图建设做得不是很扎实的情况下,也不排除推倒重来的情况。”
根据以往经验王伟判断,新建的时空数据平台项目通常也会流向地图标注企业“如果整体预算中包括时空数据云平台业务,这部分通常由平台建设能力突出的大型地图标注企业承接,但也有小部分会交给熟悉当地情况、水平也相对较高的中小企业,大厂自建的情况比较少。”
在行业边界愈发模糊,“最后一公里”不断被侵蚀的情况下,时空数据云平台成为了留给地图标注企业切入地图标注城市市场最重要的抓手。
网查询相关招标数据显示,超图、武大吉奥等地图标注厂商,以及部分地区的勘测院都曾单独或联合中标过时空数据云平台项目,相对完整的标的金额大约为数百万至上千万,虽不能与动辄过亿的地图标注城市整体项目相比,但也算是地图标注领域相对可观的收入来源。
04
在“夹缝”中寻求机遇
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一张图”,为地图标注城市建设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但也让不同部门此前割裂的各类地图标注平台被迫压缩、合并。
“随着各地‘一张图’、时空数据云平台陆续建成,传统的市场地图标注正在受到挤压。”某地图标注企业向网反映“部分地区已经出台了内部文件,对地图标注数据平台的数量有规定,要求全市统一一套地图标注管理平台,不许重复购买。”
这就意味着,基础的时空数据平台建设机会将越来越少。
资深业内人士洛开(化名)认为,整个政策和政府不断开放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但是多数地图标注厂商由于实力有限无法提前布局,而大厂则可以根据趋势预见提前布局。地图标注企业与大厂之间,既合作又要穿插性的发展,在他们还没有扩展到的地方站住脚,扩展到的地方合作。
“地图标注化搞了二三十年,说句实话,容易做的过去都做了,现在剩下的都不会太好做。”曾哲表示。
比如电子地图的实时更新,一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有的政府更新模式,除了阶段性普查外,日常是以政府职能为抓手来更新当前必要的数据,如项目主动依法报批数据,未报批、未发证的数据就有可能未得到更新。而互联网图商等则基于各自的服务能力进行数据的被动更新,一些未被发现和未被上报的点也会漏掉。事实上,任何厂商都不能保证POI点的实时更新,AOI的数据质量也不尽人意,更不用说块数据层面的建设。整体来说,这是一个体系积累完善的过程,涉及到数据治理以及业务治理。在这些方面,各厂商的优势和资源各不相同,需要共同解决,如何协同,也是地图标注城市建设中需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曾哲认为,这并不代表地图标注企业没有其它介入地图标注城市的契机。
“‘一张图’很多地区都建了,但并不是说这部分市场地图标注就饱和了。‘一张图’的内涵是很大的,不仅仅是建一个基础平台,做一张底图这么简单,在地图标注基准和数据体系一致,仅仅完成数据叠加的基础上,肯定还要有以增值为导向的数据流动,以业务为驱动的纵向深化,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旨归,才能真正提升管理效能以及服务水平,逐步实现智能城市。”
“一些优秀的传统地图标注商在时空数据质量以及熟悉的业务领域中都具有相对优势。”曾哲表示,时空数据与其他类别数据的融合将直接影响地图标注城市发挥的作用,如果只是单方面简单叠加,可能就是一个普通“1+1”的“物理变化”,但如果各厂商能够深度融合延伸,将会产生“化学反应”,并基于数据融合延伸出很多新业态、新模式、新路径。这种情况下,地图标注企业将在更多应用层面发挥作用。
“当然,业界能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的厂商并不多。”他补充道,而大厂商时空地图标注相关的人员,目前的主要精力也会放在时空数据与自身业务地图标注的融合问题上。

如何把自己的门店或公司标注到地图里面。其实很简单:



    1、先准备好门店或公司的门脸照片、名称及地址信息


    2、然后使用微信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按照要求提交资料


    3、提交资料后,客服会联系您进行数据审核,最快2小时内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