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战备或终结王健林的互联网梦

行业动态 地图标注朱战备或终结王健林的互联网梦已关闭评论阅读模式
地图标注

提交资料后最快2小时标注成功

离2020年结束还有3天时,万达集团信息化板块负责人的岗位,随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将其手下万达集团CIO朱战备送入警局后,陷入空缺状态。

历经四次转型,万达互联网化转型的日子并不好过。
 
01

数字化从“逛街”开始

去年夏天5月8日的晚上10点钟,时任万达集团CIO的朱战备发了一条朋友圈,文字内容是“6个月的准备,1个月的调试,15天的蹲点,今天的2个小时,数字化之路正式开始!”
朋友圈的配图是王健林和马化腾二人白天在北京西南四环外的丰科万达广场的照片。
当天,在众多安保人员与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声称“从不逛街”的王健林和马化腾一同把丰科万达广场从头到尾走了个遍。从一楼TGC王者荣耀“峡谷开放日”展览区,到四楼DQ品牌店......花了2个小时。
该广场正是万达数字化的试验品。而这一试点项目的实施者则是万达与腾讯系共同出资46亿专门为商业数字化成立的公司——丙晟科技,成立于2018年6月8日。其中,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占大头,持股51%,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旗下的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42%。
也是2018年起,朱战备除任万达CIO之外,开始执掌丙晟科技。
在他看来,丙晟科技诞生的目的就是帮助万达进行数字化。“很多传统商场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都走进了误区,即把数字化当成了电商化,但实践证明这条路无法走通。”
而早在2012年,朱战备便在自己的微博中写到,“很多人有这样的经历,逛完购物中心在地下停车场找不到自己的车,我想了解停车场车辆精确定位及寻车解决方案。”
 
02

转型不易,留不住人

 
2010年加入万达时,朱战备便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将会发生转变从上海到北京,从电信设备制造业到商业地产,从外企到民企......
赶上这一年,房地产黄金时代终结定论在行业弥漫,线下零售业态遭受了来自互联网的强烈冲击,王健林开始谋求转型,全面启动企业信息化优化升级。
加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颁奖现场上王健林和马云一个亿赌约之下,阿里巴巴背景的龚义涛成为万达互联网化的首任负责人。
然而,面对来势汹汹的互联网,王健林对龚义涛操刀的效果并不满意。到2014年初,龚义涛正式离职。期间,万达集团CIO朱战备短暂代管万达广场的信息化,提出过一些战术方向。
此后,王健林挖来了原佳品网高管董策。“我们用40天的时间,把万达的11个业态弄清楚,它的需求是什么,流程是什么,问题是什么,跟互联网怎么结合,再压缩到200页PPT向王健林汇报。讲到第15分钟的时候,王健林打断说,那就是他要的东西。”董策在回忆与王健林的交往时说道。

2014年上半年,万达互联网化进入董策时代,集团战略方向从赋能万达广场变为赋能万达集团所有业态。

与此同时(2014年),万达在互联网棋局上名气不小的一步——“腾百万”横空出世。万达正式官宣联合百度、腾讯共同出资搭建成立互联网实体飞凡。其中,万达为大股东,持有70%股权,百度、腾讯则各持15%股权。
次年,按王健林要求,万达开始第四次转型,即去地产化,转型服务业,并向外部扩张互联网化。同年3月,“腾百万”联手打造的飞凡网以移动端为主要入口,线上线下融合,提供智慧停车、智慧餐饮、智慧购物等,王健林、马化腾和李彦宏都对其寄予厚望。
不过期间,董策在任职15 个月后,于2015年中旬突然离职。而“腾百万”也并未像王健林设想的那样带领万达在互联网领域起飞,而是在成立一年后意外拆伙,百度、腾讯和王健林三个主体退股。
董策离开后,先是万达电商COO任伟暂代CEO事务,随后原芒果网CEO李进岭以近800万年薪担任CEO约一年据业内人士透露称,无论是任伟还是李进岭,都没有多少决策权。而2016年中旬起,万达内部人曲德君开始被王健林启用。
遗憾的是,曲德君带领下的万达互联网企业以大批量员工被裁、最终注销而告终,王健林“力争在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的互联网梦,反而收支平衡成为飘渺的目标。
在2017年年会上,王健林承认了前期互联网化的失败,并将万达互联网五年并未盈利的问题归咎于方向的偏差,“过去总想着做规模。他还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给曲德君太多钱。“如果当初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此话背后也出透露用人的问题。
 

03

四次转型,加码继续

事实上,早在2015年,马云曾问王健林“万达转型,准备付出怎样的代价?”历数四次转型历程,王健林称转型肯定要付出代价,万达正努力把这个代价控制在即使失败也完全能承受。
但显然马云对这个回答不满,追问“我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明白,到底准备付多少代价?”被追问后,王健林表示,“我们也不准备付出多大代价,代价太大,我们就变穷了。
某种意义上,万达互联网化跌跌撞撞这些年,内部人员流动、合伙人接连退出已然昭示着种种迹象。
自2012年以来,前Google、阿里巴巴的核心高管龚义涛、前芒果CEO李进岭以及前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均未扭转万达电商的逆境。外界挖人无果后,王健林启用内部人,2016年10月,曲德君被正式推到台前。
有业内人士坦言,“12年万达互联网刚开始筹备的时候,就已经请了几百个猎头,挖遍了整个互联网的圈子,每个职位的开价都是市场价高出30-50%。那两年只要混互联网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基本都接到过不同猎头打过来的电话(包括我),而很多人进去之后才发现,在万达的经历不仅不能镀金,反而是自己的工作经历上的一个污点。
2017年年底,王健林将互联网业务方向再次调整为人工智能领域,并想起了曾经接手过万达信息化的“自己人”朱战备,并将此次转型重任交予朱战备,希望朱战备能为其交上满意的答卷。
在朱战备看来,万达整体转变成科技公司的想法并不现实,如果将IT部门从带团队转成科技公司,也不可能。这意味,相比之下,丙晟科技是一个完全全新的团队。就在今年九月份,由丙晟科技操刀的首个第四代万达广场——深圳龙岗万达广场刚刚落地
至此,王健林并未彻底放弃他的互联网梦。倘若朱战备未被带走,或许还将继续扛起万达互联网信息化板块的大旗。

如何把自己的门店或公司标注到地图里面。其实很简单:



    1、先准备好门店或公司的门脸照片、名称及地址信息


    2、然后使用微信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按照要求提交资料


    3、提交资料后,客服会联系您进行数据审核,最快2小时内上线